雨下的杰克

我是杰克,与您相遇是在下的荣幸。

in 🇨🇦.

才疏学浅,不足为外人道也。

最近单推雨男

“暴风雨停止之时,既是我的死期。”

(昵称是双关哦)

头像是自设,画师@巨爆无敌帅帅帅

【返校同人】白鹿

*推荐bgm left alone—WeiFan Chang

*听说赤烛的还愿要出了 我先温故一下返校

*只有我觉得师生恋很虐吗...

 

 

 

    方芮欣做了一个梦。

 

    当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她怅然若失地站在学校夜里的天台上,一只纸飞机从她耳边飞过,她跟着它扒住生锈的栏杆往下看,昏暗的路灯倒映出苔藓墨绿色的轮廓和夜蛾的魅影,她讨厌这两种东西。而墨蓝色的空气像是巨大到恐怖的海洋,大口吞噬着她的身体。

 

   她感觉到害怕,直到不安到极点——然后她就看到了那只鹿。

 

   那是一头白鹿,周身还散发着令人安心的光芒,像深海中的灯塔。于是她不由自主地跟上了它。

 

   白鹿像只调皮的精灵,蹦蹦跳跳地引导着她向前走。它越跑越快,她只好在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飞跑起来,跑过裂开的墙角,跑过被顽皮学生用小刀刻出划痕的窗框,跑过爬满藤蔓的播音室,跑过所有黑漆漆的窗和门。最终在亮着灯的办公室前停下。办公室里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他穿着一身一看就被蕴过很多遍的衬衫,头发一看就被发油一丝不苟地捋过很多次——留过洋的文化人都喜欢这么对付自己的脑袋。他看起来有些过于拘谨,但绝不惹人讨厌。

 

   他笑着对面前的女学生说着什么。

 

   面前的女生笑的灿烂,她看见办公室里的自己唤他“老师,老师。”

 

    她认出了他。

 

   她记得在充斥着吵闹,男学生汗味儿,女孩子偷偷摸摸搽的雪花膏味儿的课间,她单薄的身躯奋力挤出嘈杂,怀揣着一张张写满梦想的纸,蹦跳地像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兽。她满怀期待地撞开办公室的门,因为她知道她的老师会偏过头来,冲她勾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她记得在放学后,太阳光橙地像融化的芒果冰棍的黄昏,她在背着书包匆匆回家的学生们中逆行,她闯入他的办公室,她听他聊美国象征自由的自由女神像,懒懒散散的嘻哈青年成群结队,男孩女孩在街边豪不害臊的接吻缠绵。他听她讲她新写的诗,她将来的报负,她对家长迷信观念的无奈和悲愤。方芮欣注意到了,张老师聊起这些时总会神采奕奕,融化的芒果冰棍一般的夕阳光也一视同仁地黏在他的睫毛和白衬衫上,汇聚成一条甜蜜的,金色的小溪。方芮欣看的出神,她是喜欢吃冰棍的,所以她的老师甚至还请客过一次,就在学校门口的冰棍小摊儿,她本来要了草莓味儿的冰棍,但是张老师要了原味儿冰棍,就是那种白的像雪的,他解释因为他喜欢这种不杂杂色的白,她想了想,然后说她不要草莓冰棍了,她也要原味冰棍。

 

   他和她分道后她还一直舍不得舔,夏天的夕阳焦灼地将它烤化,白色的冰棍水儿滴滴答答地哭泣般掉在树影斑驳的金色马路上,像是在她的身后开出了一道美丽的白花。

 

    那时候她还只是个怀揣着青春期懵懂悸动的少女。

 

   她的密友曾私底下遮遮掩掩地问她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她下意识想像其他女孩子那样红着脸说没有的时候,脑海里却忽然闪过张老师的脸。

 

  与之同来的还有他泡着绿茶,总是散发着暖热茶香的茶杯,他金丝眼镜细细的金属眼镜腿,他握住笔写诗时骨节分明的手。

 

   而这一切...她诧异地发现都很喜欢。鬼使神差地,她在好友期待的目光中点了点头。然后在她烧水壶一般的尖叫声中彻底红透了脸,任她软磨硬泡,也死活不透露一点儿那个神秘心上人的其他讯息。

 

    在她从回忆中抽身的时候,白鹿像是在等她一样,她才刚缓过神来,它就接着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去,她只好奔跑着跟上。

 

    它带着她跑过一条又一条熟悉的巷子,她皮鞋的哒哒声踩碎了空无一人的夜,它带着她经过自家阳台,她透过贴着墨绿色玻璃纸的窗看见了母亲晒在阳台上的胸罩。毫无激情的肉色,松紧带疲惫地松弛下去,像是中年妇女腰上的赘肉,罩子上的料子似乎还破了一块儿,露出黄色的海绵垫来。

 

    这和父亲床上的不一样,父亲床上的是红蝴蝶一般妖冶的红色胸罩,刺眼地躺在不属于自己的被单上,它身上散发着劣质香水刺鼻的气味儿——母亲从不喷这些,她身上环绕的只有菜市场和肥皂的味道。

 

   白鹿领她进入这条街,那是条热闹的街,起码曾经是,人们用闽南话聊天,吵架,讨价还价,空气里蚵仔煎的油香和臭豆腐的臭味胶在一起,刺激着所有人的嗅觉。

 

  她越过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小摊,她经过装着不同样子的绮丽金鱼的鱼缸,她和贴在墙壁上笑靥如花的女星错身而过,她看见自己在售票口拿着自己存的零钱,换了一张小小的电影票。

 

   她猫着腰和自己一起溜进来昏暗的放映室,她的老师和他坐在一起,认真的盯着大荧幕,那儿在上映爱情电影,女主角留着短头发,男主角戴着眼镜。她听见自己不由自主地砰砰心跳声,而这心跳声在男女主角拥吻在一起时达到了顶峰。

 

    她看见她的老师将手覆在了她的手上,她记得他的手不大不小,刚刚好,不热也不凉,是最温和的温度。接着,她便像没重心的大头娃娃一样,倒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们的心跳声重合在了一起,放映室的昏暗潮水般褪去,粉红色的云朵将他们包围,她感觉到他在她手心里放了什么凉凉的东西。她一直紧紧握着它直到出了电影院,她摊开手,发现那是一只被她的手心汗浸湿的白鹿项链。

 

   “定情信物。”她的心里不知道哪来的这四个字,紧接着她又被自己大胆的想法惊到,脸蛋和天空一起升上了红色的云霞。

 

    可是白鹿却不愿让她在美好的记忆里多停留一秒,它匆匆逃离了嘈杂的街,又融入了无边无际的夜色中。

   

     他们匆匆折返学校,然后来到了那扇虚掩的门前。她听见她的老师在和殷老师争吵。

 

    殷老师用她严肃的女声警告她的老师不要再和她扯上关系,而她的老师在奋力地反驳后似乎也吃了瘪,开始沉默不语。

 

    她只记得,之后她的老师开始躲开她了。

 

   年少的小姑娘哪能知道老师们为了保护她的良苦用心,方芮欣此时只是一个被嫉妒和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愚蠢小女生。

 

    所谓违禁书籍,殷老师和她的老师也只不过是带着学生看了些更自由的书罢了,就算是被揭发,也只是会受到些小惩罚而已,对吧?

 

     要到一份书单,拨通一个电话,这没什么难的。

 

    柔弱的蝴蝶轻煽翅翼,于是狂风卷起了海啸,吞噬了天地。

 

    她看见自己再次站到了张老师的办公室里,只不过这一次,她的老师的脸上找不到那时候温柔的笑了。

 

   门外砰砰地急促敲门声和呐喊令她心慌,可是他却释然地坐在那儿。

 

  “人不是应该生来自由的吗?”他抬起头忽然对着空气发问。

 

  “自由思想,畅所欲言,无须畏惧.....”

 

  “自由信仰,自我实现,自由的爱人与被爱....”

    

   他的声音不疾不徐,像是在对着小小办公室里那些看不见的令人窒息的桎梏发问。之后他又瞥见她领口戴着的那只白鹿项链,有些心酸又有些幸福的笑了。

 

   “和你在一起时,有种单纯的幸福的感觉。”

 

   “想着有天两人可以携手,平凡度日...”

 

   “结局终究是痴人说梦。”

 

    他苦笑着对上她的眼,他眼睛里的东西那么复杂又那么单纯。灯光在他的脸上明灭,幻化出一朵朵白色的水仙。

 

   “我也是一身雪白,孤芳自赏,不见得容于这个世界呢。”

 

    .......

 

   柔弱的蝴蝶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心爱的人的头被套上了黑袋子——所有被套上黑袋子的人都消失在黑车里,她看不见他神采奕奕的眼。那是一个黄昏,可是夕阳光一点儿也不像融化芒果冰棍,而是像绿咬鹃的血,泼在了那些她曾经在“读书会”一起度过快乐时光的同学身上,她站在天台上望着他们,他们被迫列在一起,在警察的驱赶下上车。

 

    她望向自己颤抖的手,她曾骄傲地说她可以以笔为枪炮,而如今她的手如愿粘满了鲜血。

 

   大风穿透了她的身体,一阵浩大的虚空填满了她的脑袋,从此之后她将堕入恶果,无依无靠,无家可归。 不知道哪来的纸飞机纷纷从血红的苍穹上掉落,像是象征自由的天空在哀悼,宛如一只只殉难的飞鸟。

 

   她拾起其中一只,用尽最后的力气掷了出去。

 

     .......

 

    方芮欣做了一个梦。

 

    当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她怅然若失地站在学校夜里的天台上,一只纸飞机从她耳边飞过,她跟着它扒住生锈的栏杆往下看,昏暗的路灯倒映出苔藓墨绿色的轮廓和夜蛾的魅影,她讨厌这两种东西。而墨蓝色的空气像是巨大到恐怖的海洋,大口吞噬着她的身体。

 

  纸飞机被夜色吞没,没人听到上面写的字呢喃地消散在悲伤的夜风中。

 

 

   “白鹿予水仙。”

   “今生无缘,来世相见,致自由。”

 

 

 

THE END

   

  

    

   

 

   

   

 

 

 

 

 

 

 

 

 

 

我凭什么参合志 再一次扪心自问。


震惊!百万校对被文盲逼疯

【纳兰伽✖️你】橘子汽水

*刚发现纳兰伽名字应该是...纳兰迦?!算了我懒得改了... 

*就算没人看我也要写!我控制不住我的笔!纳兰伽谈恋爱超甜为什么会不喜欢他!(今天上课摸鱼画了一个纳兰迦放下面了~)

*今天才发现jojo有乙女tag

*是乙女!乙女!乙女注意!

*ooc警告

*如果接受请往下看吧~

 

 

  你觉得纳兰伽像是橘子汽水。狮子座的少年就像汽水那样总是铆足了劲儿,把躁动的过剩生命力释放在打游戏,奔跑,大笑,还有生长期永远贪得无厌的食量上。

 

    柑橘对你来说是充满活力又温暖人心的水果,从它讨喜的黄澄澄的外表到能在舌尖上产生愉悦刺激的酸甜的汁水。无不让你想象到洋溢在纳兰伽脸上的,熠熠发光的笑容。

 

   少年总喜欢远远的从街的那一头就向你跑来,你看着他在阳光明媚的那不勒斯街头蹦跳着跑来,精力过剩地大声嚷嚷着打招呼,宛如天不怕地不怕的幼犬。蓝色的风从少年的发隙间穿过,南方旺盛的阳光装点在他飘扬的衣摆上,金灿灿的像是给他涂上了柑橘的颜色。

 

    他会气喘吁吁地跑到你面前,然后笑着喊你的名字,再往见面地点旁边的自动售卖机里投几个币,给你和他各买一罐橘子汽水——纳兰伽最喜欢喝柳橙汁,但可惜自动售卖机不卖柳橙汁,于是他也和你一起喝橘子汽水。

 

    纳兰伽是个称职的男朋友,虽然有时候太吵也太脱线。但他总是以自己的方式,或者请教他自个儿那几位“恋爱大师”朋友出谋划策,去表达对你的喜欢。

 

     他会带着你去意大利餐厅,起先还按他的那几位朋友教的那样,装模作样地以温柔绅士的套路出牌。结果先是控制不住过旺的精力耍起高级餐厅里的刀叉,最后在柳橙汁和奶油香菇披萨的香味儿里大快朵颐,把福葛他们手把手教的约会礼仪忘到了九里云霄外。一边吃,还一边不停的把披萨上他觉得最好吃的鸡肉挑给你,又把三明治里烤的正好的培根全都堆到你的盘子里,你看着盘子里堆成一坐小山的“食物精华”哭笑不得地对他说你真的吃不下。这时候他就会做出一副老成的样子说他都懂,女孩子就是不好意思口是心非之类的话,然后还骄傲地补上一句这是情商超高的乔鲁诺他们说的。弄的你更加哭笑不得。

 

     他也会学着别的情侣那样喊你去看电影,鬼片,而且还挑封面最恐怖的那种。可是你并不很怕恐怖片,但是当他满怀期待地作出颇有男子汉气概的样子拍拍自己的手臂说“怕你就躲到我怀里的时候。”的时候,你又不好意思扫了他的幸,于是总在整个电影院一起惊声尖叫的时候随大流在黑暗里顺势一边惊叫一边埋到了纳兰伽的怀抱里,再说,这种感觉并不坏,你偷偷瞥向用手臂环着你的纳兰伽,他的眼神显示出他正因为展现了男友力而可爱的得意洋洋。你靠在少年结实而温暖的胸膛上,你能听见他稳健又微微加快的心跳声。

 

      不过纳兰伽个人最喜欢邀请你去他家待着,也许正常情侣收到这种邀请总会理所当然地发生些什么,但是纳兰伽不一样,他那天真的性格永远懂不了恋爱中那些奇奇怪怪不成名的规则。用他的话就是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待着自在,有时候他会带着你打游戏,或是说教你打游戏,当他的手指附上你的手指时,总会让你感到一阵脸红心跳的酥麻。有时候你会教他做数学题,少年做到一半总会唉声叹气,然后像财务大臣一样思索半天最后在纸上写了一个16✖️55=28,你登时感到一阵心肌梗塞,又似是在一瞬间理解了福葛的暴力教学,但是看着少年小心翼翼的看向你的眼神,你终究是狠不下心来冲他发脾气,只得叹口气,耐着性子再给他讲一遍。

 

   可是就算是你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至今也没发生什么。并不是说你非得想和他发生点儿什么18岁以下禁止的事情,你是说,你俩连个正儿八经的拥抱都没有,更别说亲吻了。纳兰伽最多就是牵住你的手,还是在他的脸红成番茄的情况下牵的,当时他手心的汗流的太多,都将你的手心浸透了。

 

    你也不想强迫纳兰伽,可是有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像是言情小说里那样或霸道或温柔的吻住自己呢?你不指望纳兰伽在漫天飞舞的樱花雨里或是摇曳的玫瑰花海里给你来个海誓山盟的长吻,即使有那么期待过。你无法停止对于纳兰伽的亲吻的幻想,你在想他的嘴唇到底是柔软还是粗糙,是火热还是凉薄,他的吻是少年感十足的青草味儿还是散发着他最喜欢的橙汁味儿。

 

    其实,你和纳兰伽有一回差点儿就亲上了,那一次,纳兰伽不知怎的忽然开窍,非常浪漫的约你去那不勒斯湾看海。得承认,你渡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你和纳兰伽像两个幼儿园小孩一样用沙子堆出来了一个迷你的航空史密斯,纳兰伽还用树枝在沙滩上画出来了一个非常有抽象画风范的你,然后又趁你没注意,悄悄在旁边写上了纳兰伽然后画了一颗心,后面又写上你的名字。你随口一说你想喝椰子汁,一根筋的少年立刻召唤出替身,对着椰子树一顿扫射,结果最后到手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椰子。哦对了,那天你还特地买了一件极性感的比基尼,可是没想到刚换上从更衣室里走出来,你的小男友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害羞的连正眼看你都做不到,说话不仅结结巴巴还语序混乱,没办法,你只能重新披回自己的衣服。

 

   两个人疯到了傍晚,终于安安分分地肩并肩坐到了礁石上。云朵大块大块地悬挂在你们脑袋顶上,一朵朵都像在橘子汽水里泡过。黄昏自天空倾倒入海水中,艳丽的红色泛起一层又一层的浪花,拥吻着东边孤单的维苏威火山的山脚,海鸥时不时从他们头顶上飞过,披着璀璨霞光的翅膀扑扇出一道透明的轨迹,冲着西边的海平线飞去。为了不冷场,纳兰伽滔滔不绝地讲起了那不勒斯的传说和离谱的故事,你认真的听着,倒不是故事内容有多吸引人,而是他认真的样子很迷人。

 

     说到激动处,纳兰伽一边凑近你一边指着东边的火山说话,根本没有意识到你俩已经过分暧昧的距离,直到他转过头想看你反应时才发现你们的鼻尖几乎要碰在了一起。火山传说戛然而止,你看见少年的脸很快烧的和夕色融为一体,你在你男朋友深紫色的眼睛里看见了海平线上巨大的,沉沦的红色夕阳,然后正中心有一个脸同样通红的你。

 

      你听见他的呼吸骤然急促,自然而然的,你们都垂下了眼睛,他垂下的眼皮将其中的夕阳碾碎,那双迷离的瞳眸中现在倒映的只有你微张的,花朵似的嘴唇。在他的嘴唇快要碰上你的的时候,他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了,触电一般从你身边弹开,只有脸还是通红的。

 

    于是,你的爱人至今没有采撷你的初吻。

 

    终于,在他第52次从自动贩卖机里递给你橘子汽水的时候,你终于忍不住了,盘踞在你胸腔里的渴慕实在太沉了,你觉得如果再憋着你的肺就会炸裂,于是你干脆让它化为一只冒失的小鸟冲出喉咙。

 

    “纳兰伽!...你可不可以...亲我?”这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纳兰伽正咕嘟咕嘟快乐地往嘴里灌橘子汽水,听到你这句话他一下子呛住了,一边咳嗽一边脸红——不知道是咳的还是害羞。

 

    “你...你怎么忽然提这个要求?”他的声音都不对劲了,还结结巴巴的。

 

     “我们是情侣吧,可是纳兰伽从来没亲过我...”你有些气馁地低着头。

 

      对面一时间没了动静,就在时间长到你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要为唐突道歉的时候,你感觉到一只手臂有力地揽过你的腰。你惊讶地抬起头,发现纳兰伽已经一只手把你揽到了怀里,他的手臂不粗壮但很结实,在他怀里你总有莫名的安全感,他的眼神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无比认真地对着你的嘴唇。在你的视野里,他的嘴唇越来越近。

 

    那只朝思暮想的嘴唇终于吻住了你,你只觉的心中的郁结纷纷被感化,在橘子树下开出了粉红色的花朵。没有漫天飞舞的樱花雨或是摇曳的玫瑰花海,而是就在普普通通的,阳光明媚的那不勒斯的某个普通街头上普通的自动贩卖机旁,离你的脚边不到五米,甚至还躺着半只带着牙印被遗弃的披萨。他的嘴唇也既不柔软也不粗糙,也既不火热也不凉薄,而是恰到好处的温暖。他的吻既没有青草味儿也没有橙汁味儿,而是粘着刚刚他喝的,橘子汽水的味道。

 

   但是你觉得此时此刻,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的另一只手丢下了喝了半罐橘子汽水。托住了你的背,像是要把你埋到他身体里一般的力度拥吻着。

 

    掉到地上的橘子汽水罐咕噜咕噜地在你颅腔里滚出一串恍惚而美妙的声响。散发着香甜橘子味儿的汽水从易拉罐里流出,洇湿了阳光明媚的那不勒斯街道,也淹没了你的心。

 

 

the end




    

偷图跟风求一个....?



都年末了




今年正式接触同人文,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很神奇。

一个奇怪的千fo贺文?

有些人的世界很美,像是秋天的浆果,路边的野花,在转角咖啡店里手里捧着的热腾腾的摩卡,热气将窗外的丛林弥漫开来,化成一滩墨绿的旖旎。

 

有些人的世界很美,像是蓝色的星星,青色的山峦,少年的头探出紫色的窗户,他在风中浮动的头发像是柔软的麦草。

 

有些人的的世界很美,像是四十度的气泡酒,在都市的夜里明灭的烟,机车靴踩上哈雷,厚厚的鞋底上沾满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土。

 

有些人的世界很美,像是艳丽的玫瑰,昂贵的口红,女人的脸被禁锢于方框中,油画颜料一笔笔摆出她高傲而深邃的眉眼。

 

我的世界不美,它是一颗在宇宙边缘挣扎的星球,它的内核是自以为是的灵魂,表面像是巧克力球一样被撒上了一层心的碎屑,泥点和渴慕的眼被一视同仁地黏在上面。

 

它是破碎的,不完整的,且不适宜长期居住。

 

可是仍有1000位宇航员来过这儿,不论为了什么,或许为了泥土下一点点闪闪发亮的碎片?或许为了星球上溪流奇诡的纹路?我不曾得知。

 

但是曾有一千双眼睛,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冰冷的月光下短暂停驻过。

 

谢谢。

就当我的自设看看吧(因为越画越崩了


后面两p是拿马克笔随便涂涂


每次画完画 就深深的有挫败感...觉得老师骂我也是应该的



999fo点梗


对我就是个721点梗没搞完还要预定999fo点梗的人


本来说好不逼自己写东西了 但总觉得没东西写又有点空虚(人都是贱的...)


这次想挑战一些没写过的cp(可带梗),规则和之前一样评论最多的写一个,然后再随机抽一个写,评论截止到999fo...

story:

杰医安利企划的目录
十分感谢 @行行@佣医合志了解一下 排的日期,行行老师真的超级棒!!!辛苦了!!❤

以下为杰医安利企划的参加人员名单

几乎集结了杰医圈的所有太太!!!

杰医这么好吃请吃一口安利!!!

从12.11号正式开始!!

12.11    @挑灯灯灯

12.12    @秋宝

12.13    @鱼子酱

12.14    @折辞

12.15     @你爷爷我

12.16     @辞梦迟

12.17     @柯基妮

12.18     @萧萧沐雨

12.19     @楚小点

12.20     @o忍忍o

12.21     @长琴如歌

12.22     @呦呦的茶子

12.23      @林声声声w 

12.24     @·Finnnd me·

12.25     @_(:3 」∠)_

12.26     @咕咕兰

12.27     @立花花

12.28      @氵及

12.29     @江离籽

12.30      @麋鹿喳喳

12.31     @-JIN-snow

1.1          @行行@佣医合志了解一下

1.2          @墨瓷

1.3          @赤月ユキ

1.4          @念念要养兔子

1.5          @雨霁

1.6          @Axie

1.7          @脑内幻想

1.8          @小透明

1.9          @牙川酸

1.10        @妙手炒栗子

1.11        @芋頭抹茶

1.12        @story

1.13        @君及先生

1.14        @落雨

1.15        @PrinceC

1.16        @小肥啾*

1.17        @请叫我迷鹿

1.18        @ฝอยทอง兔丘💫

1.19        @甘楽桑

1.20         @大绿球子

1.21        @伟大的战斗式

1.22         @长清未安

1.23        @尬水火锅

1.24        @长烟落日Gr

1.25        @秃秃墨

1.26        @醉眠无眠

1.27        @冬年

1.28        @安妮_老鸽

1.29        @雨下的杰克

1.30        @水母君(酒)

1.31        @在海边呼吸的海星

2.1          @褫藝

别人画自己和本命的互动都是甜甜腻腻,我的这个是硬核互殴(beizou)


p1之后都是屯的之前的一些之前画的雨男的画,谁和我一起喜欢雨男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