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Jackie

与您相遇是在下的荣幸。

in 🇨🇦.

才疏学浅,不足为外人道也。

头像是自设,画师@清水Aqua

【杰医】身边人

*这篇文章求你们点开了就别放弃一定看完啊!
*推荐配合woodkid的brookyn边听边看
*延续之前杰医同人文,救赎 的设定 http://jiekejackie.lofter.com/post/1f567bbc_129acfe5 (原文地址,大家不看也能看懂但还是希望大家看看)

         *清晨*

      1889年,夏

        杰克又舒舒服服睡到了自然醒,窗外阳光明媚,他舒适地翻个身想睡一个回笼觉结果对上了身旁女子温柔的笑颜。

      艾米丽又一次醒的比他还早。这让他觉得很丢自己身为男人的面子。

     可是哪有比一早上醒来爱侣就在身边微笑着望着自己更美好的事呢?

       要不是身为伴侣的责任,杰克宁愿在艾米丽温柔如水的笑容里永远沉睡下去。

     *花草*
   
     杰克本不屑于侍弄那些弱不禁风的花花草草,他认为那些花朵都是那么华而不实,表面美艳实则一折就断。就像他曾经的受害者们一样。

      可是这也碍不住自己的爱侣喜欢啊。

      那能怎么办? 那只好乖乖地把手里的匕首放下,像个学徒似的笨拙地操纵起园艺剪,趁着上午阳光正好的时候,左剪一下右修一下企图博得自家医生的欢心。

       他不得不承认,无数次,他看着自己手中的园艺剪和修的破破烂烂的冬青丛,都怀疑自己究竟是开膛手还是脑子不开窍的园丁。

      可是正当他黑着脸抬头想翻个白眼时又不小心对上了窗户内艾米丽莞尔的笑容。

      他想抱怨的心情再次不争气的烟消云散。他冲她抛回一个笑脸,继续埋头干活。

     算了,当园丁就当吧,谁让自家那位喜欢呢?

   
      *下午茶*
 
       玫瑰色的液体在雕花瓷器里缓缓斟酌,浓郁的香气混着司康饼的甜腻揉杂在初夏午后的闷重的空气里。

      杰克望着眼前棕色的精巧甜点,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他发誓,伦敦警察追捕他的时候他都没有那么紧张。

       颤抖地伸出手捻起一块,他小心翼翼地咬了口司康饼,嗯,这次起码可以下咽。虽然没有自己伴侣做的好,但比起前几次来讲起码能入口了。

       “艾米丽,你也尝尝?”杰克又摆上一副哄骗的表情“我以绅士的名誉担保,这次绝对可以吃下去。”

       对桌的女子只是微微笑着,但杰克殷勤地摆在她面前的的司康饼一点没动。

       不知怎的,杰克觉得艾米丽的微笑越看越有狡黠的意味,他又沮丧又欣慰地说“我明白了,不上我的套了。艾米丽也越来越有开膛手的风范了,很快就要变成'开膛手黛儿'了。”

     对桌的女子依然只是微微笑着。似乎随他讨了这次嘴上便宜。

      *祷告*

   “哦,杰克先生,您又来祷告了。”神父看到一席黑衣的杰克,殷切地问候着。

      杰克嗯嗯啊啊的礼貌地敷衍过去,但心里不知道暗中吐槽了多少次

     要不是因为艾米丽是个虔诚的教徒,他怎么可能踏进教堂一步。

      彩色玻璃过滤后的光宛如破碎的星辰,铺上那些红棕木长椅,还有那些肃穆的雕像。左上角一脸威严的高大天使像让他不由自主想起了圣玛丽.麦特费隆教堂。白教堂区的称呼由来,也是艾米丽曾喜欢光顾的教堂。

      而他们现在已经逃出了英国,逃出了伦敦警署对于开膛手的追捕。可是她会不会想念那座教堂呢?

       他不得而知。艾米丽安详地看着前方高大的十字架,陷入思考一般沉静。

        “艾米丽,我很好奇。”昔日与基督教势不两立的开膛手轻柔地凑近自己的教徒爱侣“你都在祷告些什么呢?”

          艾米丽望着他,虽然挂着温和的笑颜,但依旧故作神秘地保持沉默。

          杰克不泄气地继续盯着她眼眸深处。企图让女子开口,可是似乎没起什么作用。

         最终,他只得放弃般耸耸肩“那你可要保护好你的小秘密,毕竟不知道哪天就会被我挖掘出来。”随后他低下头,声音低沉“你知道我祈祷了什么吗?”

         “我祈祷我们不曾分离。”

          “....还有,再回到过去,重新遇见你一次。”
   
           他沙哑的声音随着傍晚教堂弥漫着的松香徘徊,回音轻而长,像是从天际传来了神的回应。

         夕阳光涂抹在他披着黑衣的脊背上,那黑色竟像孕育出了大片的石楠。
       
       深情的花朵开满了开膛手的脊背。

    *散步*

     晚餐后的散步已经成了这对情侣的传统。

     不比凉意萧瑟的秋天和呈现颓败之景的寒冬,也不比燥意萌动的春日。初夏的夜晚别有一番风情。

       青草和泥土的新鲜气息像是隔空传来。他心情颇为愉快地带着她去住所附近的小广场转一圈。

        虽不比特拉法尔加广场的壮观,这里倒是落了一份清闲自在。

        相比于女伴的内敛,杰克更愿意向伴侣展现自己的歌喉

Though we got to say goodbye for the summer (虽然我们在夏季就要告别。 )

Darling I promise you this (宝贝,我向你保证。 )

I'll send you all my love (我会向你倾诉我对你的爱意。 )

Everyday in a latter sealed with a kiss (在每一天的信里,以吻封箴。 )

Guess it's gonna be a cold lonely summer (是的,这将是一个阴冷孤寂的夏天。 )

But I'll fill the emptiness(我感到如此空虚寂寞。)

I'll send you all my dreams (我会向你倾诉我对你的所有梦想。 )

Everyday in a latter sealed with a kiss (在每一天的信里,以吻封箴。)

......

   杰克也不明白现在他为什么能够如此动情地唱出他以前总嫌弃腻人的情歌。只要望着艾米丽明亮地眸子,他自然而然就能深情款款地唱出。

    他可以歌唱到圆月当头,贴心地为幽会的情侣肩上披上银色的清晖。

    这时他和艾米丽便会原路返回,在小广场的小径上,他总会习惯性回想他们在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上的第一支舞,和那一个忘记了谁主动的吻。

       一想到这儿,开膛手顿觉空气都弥漫着女子嘴唇上的芳香,不禁趁身边女伴不注意别过头去悄悄笑了。

    *晚安吻*

     在为艾米丽讲完睡前故事——当然是幸福的爱情故事后,他与艾米丽道了晚安。

      “艾米丽,我爱你。”躺在床上的他突然说,身侧的她依旧温柔地笑着,像是一名包容一切的天使。而这次他却只觉得眼睛发涨,她的笑容模糊了

       “晚安,艾米丽。”他轻柔地说,拉下煤气灯的开关。

         黑暗中,他轻轻吻上艾米丽的额头。

        他吻到了冰冷的玻璃相框。

        他将相框放到身旁的厨柜上。 黑白色调女子温柔地微笑着,永恒地被定格在了照片里。

       相框下压着从公告上裁下的纸

       艾米丽.黛儿,1855—1888.
   
       动机: 假扮开膛手吸引警方注意力被击毙。经调查与开膛手有过密来往,经分析极可能以自杀性行为帮助开膛手逃走。

      非正常死亡。

   *清晨之前*

     杰克在睡梦中隐隐约约嗅到了窗外他栽种的一院子萝丝玛丽玫瑰的香气。

      他能想象到那层层叠叠的白色将怎样在清晨的风中摇曳。

      醒来后应该又将是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吧。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再次堕入梦乡。

        他梦见了从前。他还没有离开伦敦的时候,他陪着艾米丽去花店,艾米丽兴致勃勃地向他介绍各种鲜艳花朵的花语。

       杰克对花草没什么兴趣,但是为了让艾米丽开心,仍旧佯装绕有兴致地听着。

      忽然,艾米丽指着一簇白色的玫瑰问他“你知道这些花是什么吗?”

       杰克摇摇头“请指教。”

     “它们叫萝丝玛丽(Rosemary)”艾米丽抱起这些花,不染纤尘的洁白簇拥着她,她宛如一位天使。她轻轻微笑起来

        “花语是,死的怀念。”

the end.

   

评论(52)

热度(521)

  1. A杰克Jackie 转载了此文字